超级无敌美少女⇒公羊是也

我不想为最后得到你的人热身。

『公羊』是由什么构成的呢?

写文宗旨:【年下底线,美强最佳!】

GB爱好者,吃一对一和总攻。

盾冬本命不拆不逆,出胜(吃出攻,雷其他爆右)。

欢迎找我唠嗑、递梗,更文的话随缘的很:P

《温故知新》上篇#女A#

突然被系统删了,呜呜(┯_┯)好伤心,lofter太敏感了……

――――――


舞池上一个穿着银色流苏裙的少女正随着音乐跳舞。

几个她的同伴,有男有女,也都围着她跳舞。女孩子有些口渴了,就晃晃悠悠的下了舞池,其中几个同伴也跟着跳下来。

“温灵,就不玩了吗?”

“没有的事,我只是休息一下。”温灵回答道,然后端起手边的酒一饮而尽,周围的人就拍手叫好。

温灵笑了,大声说:“今天晚上随便玩!我包场请客!”

周围的人也跟着笑,都欢呼起来:“温灵万岁!”

眼尖的男孩立马发现温灵有些醉了,和温灵的几个朋友挤眉弄眼的,轻笑着一把搂住温灵的肩膀,带她出去了。

在出租车里,男孩手就撩起温灵的短裙,在她光滑的大腿上不停的摩擦,温灵不耐烦地把“咸猪手”扫掉,男孩又摸了上来。

到了酒店一关上门,男孩就开始迫不及待地脱温灵的衣服,温灵本来就穿着一件吊带裙,几下就被男孩粗鲁地脱下来。温灵浑身就只有贴身的内衣了。

“你干什么?”温灵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男孩,几下想推开他,却醉酒的厉害使不上力。

男孩直接把温灵抱到床上,急躁地把她的内衣撕开,开始不停的释放信息素。

温灵模糊地闻到是omega的信息素,强大的omega可以让alpha进入发情期――他是想诱奸自己!

但温灵顿时酒醒了,急忙推开他,男孩加重了手里的力度,温灵就挣扎地更狠了,直接一脚踹在男孩的腹部,男孩吃痛的皱眉。

温灵左看右看,把衣柜里的浴巾绑带抽了出来,男孩虽然强大,但毕竟是omega,正因为腹部的疼痛弓着腰,无法反抗地被温灵绑住了手脚。

一股omega甜腻信息素弥漫在空旷的房间里,男孩衣不遮体地被绑在沙发椅上,双手双脚被禁锢,只能靠着摩擦大腿来获取微弱的快感。

“呜呜呜……”男孩看着温灵,发出了声音。温灵却像是没听见一样,从床上爬起来,摸了摸疼痛的头,全裸着去了卫生间。

温灵扶着疲软的前端,释放完洗了个手就去报警了,但警察不信她,一个omega怎么会强奸alpha!

回到房间,就看到男孩痛苦的表情,温灵面无表情地一脚踩在男孩勃起的器官,痛的他嗷嗷直叫。

“胆子忒大啊!”温灵脸上扭曲,脚上猛地使力,硬生生把男孩的欲望憋了回去。

气愤地给几个朋友打电话,说:“人是你让进来的,他在谷雨酒店三楼309,你们来吧。”

温灵穿上吊带裙,等着那群狐朋狗友来了,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走在路上,看到小区门口的馄炖店还开着,就点了份外带回公寓。

到铁门的时候温灵就听到垃圾桶旁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再仔细一看发现是个流浪汉在翻找别人吃剩下的东西。

“喂,混沌给你。”温灵喊了声,把混沌放在地上就要进去小区,当她回头的时候就看到了流浪汉的脸――是顾之川。

流浪汉正狼吞虎咽地用手吃着混沌,就算烫也不理会,他察觉到温灵的视线,抬起头来和温灵对视,立马惊恐地长大眼睛,撒开腿就要逃跑,外卖盒被打翻了,里面的汤汁洒了一地。

温灵忍不住的嘴角上扬,开始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很快远处的男人就因为腿软而瘫痪在地了。

男人听着高跟鞋响亮的声音,仿佛是死亡钟声的倒计时,最后死神轻轻地踩在他的背上,开口了:“小可爱,你可让我好找啊!”

――――――

“夫人,绑匪说要一千万。”

温夫人咬住嘴唇,眼角挂有泪珠,看着正在来回踱步的丈夫:“老爷,怎么办?”

男人气急败坏的吼了句:“能怎么办?给!给!”

――――――

顾之川摸了摸少女白净的脸,笑着说:“你放心,你那个有钱的爹肯定会来救你的。”

少女直勾勾的看着男人的脸。顾之川被她看得不爽,拿起桌子上的酒杯,使坏把酒灌进了少女的嘴里,少女被辣得咳嗽起来。

顾之川笑了一会,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淡淡omega味道,他放开了温灵,打开床头柜翻找了一会才发现这个月的抑制剂用完了,顾之川摸摸头,检查了一番温灵的绳索,才拿起钱包出门去买抑制剂。

少女脸上通红,浑身发热起来,是初潮到来的标志,是成熟omega的信息素诱发了她的初潮。

顾之川回来的时候还哼着轻快的歌,也不知道一份惊喜正等着他。

――――――

“小可爱瘦了很多啊……”温灵扶起顾之川,男人脸上全是灰,身上有一股酸味,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洗澡了。

这才几天的时间,男人就落魄成了这样,被温家针对的下场肯定不好受。

男人眼神迷离地看着温灵,沾满灰尘的手摸在温灵露出一半的雪白胸脯上,omega发情的时候就喜欢黏着自己的标记者,他不敢有大动作,只能尽可能地贴近自己的alpha,闻着alpha身上浓郁的信息素来慰籍自己,给自己安全感。

进了电梯间,温灵就凑到顾之川的嘴边说:“张嘴。”

顾之川作为omega的生理无法拒绝自己alpha的要求,他张开嘴,温灵闻了闻还好没什么异味,便含着他的嘴唇撕咬了一会来慰籍自己的omega,男人的嘴唇干裂,立马就出了血,倒显得妖艳了几分。

回到了家,温灵便放水帮顾之川洗干净身体,反反复复洗了四五遍温灵才算是安心,温灵没觉得多累,挺好玩的,像是养了个大只的人偶娃娃,关键是顾之川没有太大的反抗,只是一直低沉着头。

温灵把洗发乳抹在顾之川乱糟糟的头发上,一边帮他按摩,一边静下心来,差点被omega强奸的事也抛之脑后了。

“小可爱,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温灵用温水冲掉男人头发上的泡沫,又摸着男人的脸帮他洗干净耳朵和脖子。顾之川立马就舒服地起了鸡皮疙瘩。

顾之川没回应她,温灵便又说:“你知道吗?初潮的alpha是很容易让omega怀孕的。”

顾之川慢慢瞪大了眼睛,身体不停的颤抖,温灵熟练地散发出信息素,那三天的初潮加上她天才般的学习能力,对待发情期的omega简直是手到擒来。信息素让顾之川平静下来,少女笑着说:“别这么紧张,当我的omega自然衣食无忧,你原本不就是想要钱吗?”

顾之川没有反驳她,只是把头低的更低了,露出脖颈的标记――两排深深的牙印。这个动作是顾之川想要交配的信号。

顾之川还算识相,知道走投无路了来小区门口等她,温灵就喜欢这种聪明的老实人。

温灵面向顾之川,用下体对着他的脸,说:“想要?你得先学会伺候自己的alpha啊。”

顾之川脸上难堪,吞咽了口水才含住温灵的火热,男人的嘴被涨的鼓起来,眼神讨好地望着温灵,温灵没几下就硬了,而男人的下面已经是灾难一样地流水。

等温灵把他压在床上的时候,顾之川没有反抗,多年的摸爬滚打让他学会了机灵,温灵既然能毁了他自然也能拯救他。

听话了很多……温灵心想,这和那天晚上的“犟驴”完全不是一个人了,温灵拍了拍男人的屁股,男人就听话的张开了腿。

不过这倒是戳了温灵的心窝,这天晚上温灵便温柔了许多,把男人搞得欲火难耐。

――――――

《温故知新》下篇#女A#

温灵有晨尿的习惯,她伸了个懒腰,伸手去摸旁边的被子,发现还是温热的,闭着眼睛笑了一下。看来顾之川才刚刚起床去做早饭。

温灵穿着拖鞋慢慢悠悠走去厕所,却发现顾之川没在厨房里。温灵便狐疑的喊了声:“之川?”立马卫生间传来顾之川的叫喊声。

温灵担心顾之川,急忙跑了过去,使劲敲卫生间的门,还一边喊:“怎么了?怎么了?”

浅色的木门一打开就看到顾之川慌慌张张地,他愣了一下,说:“我没事,只是被你的声音吓到了……”

温灵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笑,接着就把顾之川推了出去说要上厕所。顾之川担心地看了眼,帮温灵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温灵冲完厕所,洗了手,伸手便去摸洗面奶,眼睛撇了眼放在橱柜上纸质的药盒子――上面有一道红色的大字――“验孕棒”,毫无疑问这是顾之川偷偷买的。

温灵心里咯噔一下,斜眼看垃圾桶,里面正摆了一个白色的验孕棒――上面有两道显眼的红杠……温灵这才想起来,急忙去翻验孕棒的说明书。温灵眉头一皱,顾之川是怀孕了!

温灵坐在马桶上,一瞬间反应不过来。她一直以来期待的事正摆在她的面前,却没有欣喜若狂的感觉,她在想这是不是意味着顾之川爱上自己了……

温灵出来的时候,顾之川已经做好早饭吧,男人正襟危坐在沙发上。他看到温灵长时间没有出来加上出来后的神情不对,便猜到温灵发现那支验孕棒了。

顾之川咳了一声,吸引回温灵的注意力。顾之川轻声说:“验孕棒有可能不准,我还是找时间去医院复查一下……”

“我们俩个一起去。”温灵摸着顾之川的肩膀,把他带到饭桌这边。

顾之川吃了几口,兴致不高,小心翼翼地问:“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没怀孕……我……温灵……你……”

温灵不用等顾之川说完,就知道他又要说些瞎担心的废话,她又不在意怀不怀孕这事。温灵用脚踢了顾之川的小腿,蹬了他一眼。

顾之川只当温灵是怕自己说不吉利的话,就闭了嘴。

――――――

顾之川躺在护理床上小憩,温灵就站起身来把空调温度调高了点。

“温小姐……”护士刚刚出声就被温灵打断了,温灵把食指抵在嘴唇上,示意护士不要出声吵醒了顾之川。

护士笑着点点头,对着温灵做出请的手势。温灵走出房间就看到医生一脸严肃。

“温小姐,很遗憾的告诉你,那根验孕棒是停产产品,您的omega是假性怀孕……”医生停顿了下,试探着说,“我建议……顾先生可以去进行本医院的心理测试……这可能是心理压力,而且您天生带有SA的基因,顾先生可能还有一部分生理压力,不过您放心这种心理压力在备孕期的omega是很常见的,您应该对心理治疗有过了解吧……”

温灵紧锁着眉头。

一周前,温灵被顾之川绑架,alpha突然初潮到来强制性标记了身为omega的顾之川,在第三天顾之川趁着温灵洗澡的时间逃离了公寓消失在偌大的城市里。而温灵找不到人之后就独自回了家,温夫温母不可思议地看到女儿精神饱满重新出现在自己眼前,却还是放心不下温灵,帮她找了心理医生进行测试。

温灵对着医生点点头,其实她也能察觉到,顾之川自从上次体检后就很少说话,基本上每天工作回来后都要缠着温灵来一发,事后还不让温灵退出来,硬是要把东西留在身体里面。

“温灵?”

温灵听见顾之川在房间里喊她,她和医生招呼了一声,就回到了房间里。

顾之川看温灵脸色不好,他一颗心悬起,也不敢问温灵检查结果。

倒是温灵先开了口,她叹了口气说:“医生说还有一项检查……是心理测试……”

顾之川直截了当地说:“我不去!”

温灵没看过顾之川发怒的样子,双手抱胸饶有兴趣地看着男人,alpha的信息素不自觉的跑了出来压住顾之川的背。男人的背微微弯曲,头压的很低不敢看温灵,又喃了一句:“我害怕……”

温灵沉默着思索了会,突然明白过来。

“小可爱,你想怀孕吗?”温灵几步走近,把alpha的全貌展现出来,顾之川抓紧手里的被子,起了生理反应,他用充满欲望的眼睛盯着温灵。

温灵的手摸到顾之川的双腿之间抚慰他,在顾之川临近高潮的时刻又狠抓了一下,顾之川难受地夹紧双腿,用手盖住温灵的手。

“那你是想要小孩还是想要我?”温灵邪笑,盯着顾之川问。

顾之川眼神迷乱地望了眼温灵,沉默了一会终于伸出一只手搂住温灵的脖子,嗅着温灵的气息――他的alpha的信息素。

“我要你……给我,温灵……”顾之川伸长脖子露出后颈的标记,手上也开始不安分地到处乱摸。

温灵忍不住摇摇头。小可爱啊,这可还是在医院里啊……

“看样子,顾先生心理测试达标了。”门口的医生眼里一亮,轻声说了句。

温灵笑着说:“谢谢您的关心,可以麻烦医生关下门吗?”

虽然温灵笑的灿烂,医生却还是感觉到她不善的气息,便小心翼翼地关上门。

“乐意效劳。”

――――――

医生再次见到顾之川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后了,顾之川的腹部微微鼓起,却没见到温灵的身影。

“你一个人?”旁边的护士问,“这个alpha也太不负责了……”

顾之川没有说话,看了眼桌子上的座机,沉默着进了B超室。

医生察觉到了什么,便拿起手机拨通了温灵的电话。

女孩的笑声从手机里传来:“我就知道他会通过你来找我。我马上到,让他不要走……他也不打算走了……”

等医生进来的时候,顾之川已经做完了B超,正坐在沙发上等结果,眼睛却盯着门口的方向,在等那个女孩出现。

但是当温灵出现的时候,男人又突然站了起来要逃跑,结果双腿一软跌坐在沙发上,还好那沙发够软,男人才没感觉痛苦。等男人想再起身的时候,被温灵压住了。

温灵搂住男人的肩膀,拉近两人的距离,男人闻到alpha的气息便有些昏昏沉沉了。温灵看了眼医生说:“谢谢了,能麻烦医生关下门吗?”

“乐意效劳。”医生叹了口气,心想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待自己这条单身狗。

――――――

温灵扶着顾之川上车,他不过一会就睡着了。温灵通过后视镜看了眼消失了半个月的男人,苦笑了一下。

半个月前小可爱背着自己又去检查,结果他发现自己怀孕之后竟然又像第一次初潮一样逃跑了,等温灵找到顾之川的出租屋时却没有发现男人,等医生打来电话的时候,温灵才知道顾之川很有先见之明的知道温灵会找到他躲着的出租屋,便提前跑去了医院等她,他可真是个聪明人啊……

温灵想了几天觉得可能还是自己这个alpha当的不合格,无法给自己的omega安全感才会让顾之川遇到变故老是想逃离。

她独自一人去医院认真做完了上次的心理测试,医生告诉温灵她可能有轻微斯德哥尔摩的倾向,温灵接受了医生的提议进行了第一轮治疗。

她回家的时候,顾之川正在做晚饭,她看了眼男人忙碌的背影,也许是时候向顾之川这个看起来强硬却十分缺乏安全感的omega告白并且求婚了。

《温故知新》中篇#女A#

温灵手搂在顾之川的腰上,整个头顶在顾之川的胳肢窝下,阳光透过深紫色的窗帘打在白色墙壁上,反射在男人迷茫的脸上。

顾之川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刚好六点半,便爬起身来去做早饭,既然他被温灵名正言顺的包养了,那自然就得做些情人应该做的事。

温灵吃完早饭就打算去公司上班,被顾之川拉住了:“我……我想要一份工作。”

顾之川本以为按照温灵火爆的性格肯定会把自己软禁起来,但事实上并没有,温灵笑着点点头,不仅把备用钥匙给他还帮他写了份推荐信。

顾之川原本是在温灵家的公司勤勤恳恳工作了七八年才升到主管,被公司辞退了才想不开去绑架温家千金――温灵。

他打开信发现是温家分公司的人事部经理,心有余悸的迟疑了,温灵便体贴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释放信息素来安抚他:“下午在家等我,我下班后和你一起去医院。”

“谢谢你……”顾之川还是低着头,抓紧了温灵的手。

面试的时间安排在三天后,这段时间里顾之川可以充分的恢复过来。

等温灵走了,顾之川就开始打扫昨天留下的痕迹。顾之川扶着墙慢慢走着,发情期有三天,短暂发情只有6小时,昨天被温灵的信息素一下诱发了,让顾之川难受了一个晚上。

昨天晚上太疯狂了,温灵看顾之川逆来顺受的模样简直恨不得把他做死在床上。不仅是床上,沙发和桌子上也留有两人的爱痕。

顾之川一想到昨天晚上就心跳加速,等扫到书房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温灵特别交待打扫书房要小心。顾之川打开门就发现这是由客卧改成的,不小的空间摆了四个大书架,上面摆满了温灵的书,考研和外国读物占多数。

顾之川无聊的时候就坐在书房的沙发上看书,每本书后都放了一个薄薄的小本子――上面记录了温灵买书的原因和看完的感想。

大多数朋友推荐的书,温灵都表示感觉一般,但温灵自己偶然发现的书都已经反反复复的看了七八遍了。

顾之川打扫累了便犯了困,窝在沙发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温灵正坐在另外一边办公。温灵做事入了迷,顾之川也不好意思打扰她,躺着盯着温灵的侧脸看。

温灵的脸白里透红,高鼻梁上架着金丝框的圆形眼镜,长长的睫毛随着思考上下煽动。

“你醒了?”温灵撇了眼顾之川,又继续办公,“等会儿,再给我十分钟,你去梳洗一下。”

顾之川点点头,起来去了卫生间,过了会又出来了,窘迫的扶着墙,说:“我没有换洗的衣服。”

温灵刚好完事,关了电脑,去衣帽间里拿了两套大码的卫衣和宽松的牛仔裤给顾之川,顾之川选了灰色的卫衣,左等右等也不见温灵转过头去,就只能尴尬地在温灵的注视下脱光了换衣。

顾之川胆战心惊的穿衣,生怕温灵会突然冲上来把他又干得走不了路。说不上合身,顾之川平时总是穿西装,很少有这样休闲的打扮,温灵笑着点点头,说:“等会去给你买几套吧。”

“我的手机也……”顾之川还没说完就急忙闭上了嘴。但温灵没有无视他的话,问:“被偷了?那也买个吧。”

顾之川现在是真的有种被包养的感觉了。

――――――

“温小姐,体检结果表明您的omega身体健康,但没有妊娠的征兆。”

温灵沉默着点点头,问了句:“不是说初潮期的受孕率很高吗?”

医生挑挑眉,回复她:“的确是这样,但那是在双方情动的时候妊娠的几率才高。”

顾之川躺在护理床上,听了医生和温灵的对话,突然有种对不起温灵的感觉,但也不能怪自己,当时他的确是因为omega的生理反应才会去迎合温灵。

“那肠胃呢?我看他有些干呕……”温灵屏住了气息,让顾之川也有些紧张。

医生顿时笑开了说:“你这个alpha还挺细心的,但肠胃不是大问题,可能是这几天吃坏肚子了,注意一下就行了。”

顾之川心里一动,微微往温灵的方向靠过去,温灵便握紧了他的手,扶着他下床。

温灵细嫩的玉手修长,涂着褐色的指甲油,把温热的体温传递给顾之川,让他心里一暖。

两人走到停车场,温灵帮顾之川开了后车门,顾之川才刚刚进去,温灵就被另外一个人喊住了。

“温灵!”

两人回头看,是个短头发女孩子,温灵认识她,十分客气地跟她打招呼。

“你身体恢复了?”

短头发女孩提了提手里的药,说:“拜托!洗掉alpha的标记对omega来说可是灾难一样!”女孩顿了一下又说:“不过为了未来,这些都不算什么。”

“洗掉标记”这个词突然闯进了顾之川的脑海里,等他回过神来就发现温灵正死死地盯着他看,女孩眼中阴霾,仿佛在告诉顾之川洗掉标记这种事想都别想。

短发女孩察觉到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赶紧打破僵局:“这位是?”

“我的omega。”温灵脱口而出,顾之川愣住了,他还以为温灵会用些不堪的词语来形容他,但温灵的话语又在顾之川的意料之中,他感觉自己对这个才刚见过几面的alpha上心了。

和女孩子告别后,温灵也上了车,顾之川可以通过后视镜看到驾驶位的温灵,她的心情明显不好,顾之川能感觉到是自己的原因,但他不知道要如何去安慰温灵。

――――――

顾之川洗完澡换上了新的睡衣,走到书房里去找温灵。温灵正坐在沙发上看书,他轻轻地靠在温灵的肩膀上,怕自己的重量压着了温灵。不过有效果,温灵没有把他推开,只是呼吸声重了些,顾之川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睡着了,过了不知道多久被温灵起身的动作弄醒了。

“抱歉……我手麻了。”温灵说。

顾之川估计是睡糊涂了,整个人扑了上去趴在温灵身上,问:“温灵,我们去卧室,好不好?”

热情的顾之川让温灵有些激动,调笑着问顾之川:“那是去睡觉呢?还是做些别的?”

顾之川害羞的侧过脸,急忙推开温灵,温灵顺势倒在沙发上,笑着看顾之川。顾之川起了身,低头露出后脖颈,温灵立马露出“獠牙”,贴了上去,把男人带进了卧室。

――――――

2018年11月24日――――《暧昧》

杨歌正听着物理老师讲今天小考的试卷就听到一阵清脆的响声,杨歌习惯性地往姜齐那边看,就看到姜齐巨大的身躯弯着腰躲在前座女生的背后吃干脆面。

“咔嚓――”

姜齐自己也察觉到干脆面碎的响声很大,眼神像小老鼠一样望着讲台上的老师,老师背过身去抄题目,姜齐就急忙又咬了几口。

“咔嚓!咔嚓!”

突然姜齐察觉到杨歌正盯着他看,便对着杨歌笑,男孩脸的两颊鼓起来,像是塞了满嘴食物的仓鼠。

杨歌忍俊不禁,露出了四颗牙齿。

“姜齐!你来回答第一步的动能公式!”满头白发的老男人突然加大了音量,把两人都吓到了。姜齐立马站起身来,嘴还是鼓着。

老男人几步走了过来,抓起课桌里的包装袋就丢进垃圾桶里,气冲冲的问:“不知道现在上课?”

如果是以前,姜齐肯定还会跟这老头狡辩现在离晚自习还有三十分钟,但现在他已经不再做挣扎了……

姜齐急忙嚼了几下吞下去,说:“抱歉,老师。”

“我看你晚餐时间就一直在打球,明明有二十分钟,连方便面都吃不完吗!”老男人猛地一拍讲台,讲台上的碎粉笔就弹跳了几下。

姜齐不说话,低着头玩着手里的笔。老男人气愤地叹气,吼了句:“全班自习!”

老男人气冲冲地出了教室,站在走廊里抽烟。教室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人责怪姜齐,都只是低着头在试卷上涂涂改改。

姜齐指了指杨歌座位上的水杯,杨歌不解地看着姜齐,把水杯递给姜齐,姜齐冲着杨歌眨眨眼,翻开盖子就喝起来。

杨歌立马就愣住了。

“谢谢,”姜齐小心翼翼地弯下腰,对着杨歌,轻声说,“明天我帮你买个新的。”

杨歌这才回过神来,望着姜齐点点头,开始认真地修改错题。

2018年11月24日――――《变质》

姜齐算是杨歌的常客了。

“喂,两千字论文。”姜齐把印有“越泽高中”四个字的作业本甩在杨歌的桌面上,又从口袋里拿出两张红色钞票塞进杨歌左胸的口袋,隔着白色的夏季校服撇了眼少女正在发育的胸脯,又急忙移开眼,嘴里含糊着说:“这……这是定金。”

女孩低着头,沉默着把姜齐的作业本放进书包里,算是答应了。

姜齐知道杨歌不会搭理自己,也不再多说什么,就从桌子下抱起灰扑扑的篮球,喊上几个隔壁班的男生打球去了。

几个一米八的阳光男孩聚在一起打球,自然引起了轰动,周围立马围上了一群刚吃完饭正在散步的同学。

还有胆大的低年级女生冲着喊:“姜齐学长!你好帅!”

姜齐得意地投了个预备球,回头对着那群学妹爽朗地笑。

一群小女生立马就叽叽喳喳地开始讨论起来。

“姜齐学长真的好帅啊!”

杨歌被窗外地声音吵到了,抬起头来就看到远处正在傻笑的姜齐。

杨歌用手摸心脏,心跳突然变快了……

一个人影挡住了杨歌的视野,是班长走过来了,她面无表情地关上窗户,指了指杨歌桌面上的物理试卷,杨歌立马低下了头又重新在草稿纸上开始运算。

班长把窗帘拉上,教室里立马就暗了几度,学习委员把刚写完的卷子整理了一下,站起身来打开了电灯。

长管电灯闪了几下,发出“嗡”的响声,终于亮了。

全班二十个座位,没有老师站在讲台上,但十九个同学都正埋头做题,杨歌旁的座位空着,上面摆着一本语文书,书的封面写着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姜齐。

两个刚从厕所出来的女生路过门口,其中一个说:“小班可真是刻苦啊……”

另一个女生回复她:“我们快走吧,这个班好恐怖。”

“诶!姜齐没在呢!他肯定打篮球去了!我们快去看!”

两个女生顿时笑开了花,急急忙忙地跑开了。

《城市风光》第一章#女攻#

撩完就跑,真刺激!

――――――

每个总裁都逃不过一个傻白甜,冒冒失失,肢体不协调,动不动就摔倒,自尊心极强,却时不时会脑袋抽风去签不平等条约,接着和总裁一起走上人生巅峰!

荀城这个总裁心里不痛快,从小便下定决心,这种女人他才不要!

荀城刚走进公司就遇到了助理,助理把今天面试的文件从包里掏出来递给荀城。

“你自己负责就行。”荀城把文件还给助理,就进了电梯。

电梯里站着一个穿着职场装的女人,看了眼荀城。

“等等――等等――”电梯外传来女孩子腻甜的声音。

荀城正打算按电梯,女孩子的手伸了进来,电梯门开了。

女孩子正是大学生的打扮,估计是今天来面试,长的还挺干净,不过冒冒失失的,荀城心想。

“那个,请问一下,有没有人知道面试在几楼?”女孩子不好意思的笑笑。

女人随手按了个4楼,轻柔地说:“跟着我走吧。”

女人的声音响起,荀城不由得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女人手伸长去按电梯键,穿过荀城的肩膀,身体微微前倾,从背后贴近荀城,女人说话,热气喷在荀城的脖颈上,让荀城一瞬间感觉女人是在和自己耳语。

不过暧昧的情愫立马就消失了,女人重新回到了原位。

等到了4楼,电梯门一关上,荀城给助理发了消息:“今天我来面试。”

荀城拿着文件刚下楼就被吓了一跳。

周围面试的人都穿着正装,只有女孩子一个人穿着便服,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高跟鞋,歪歪扭扭的走着路,样子滑稽搞笑。

“倒杯水给面试官。”助理对着女孩子说。

女孩子急忙点头,摇摇晃晃的端着水杯。

荀城望了眼周围的人,想找出刚刚在电梯的那个女人,只有一个人没有因为女孩子滑稽的动作发出笑声。

是她吗?这不能怪我,那个女人长的太普通了。荀城心想,不由得多看几眼。

“总裁,小心!”助理的声音一响,荀城才反应过来,一杯滚烫的热水扑了过来。

杨妮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荀城,一个转身把男人搂在怀里,水也就泼在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女孩子急忙说,“我以后会多加练习的!”

荀城心跳加快,等反应过来,杨妮已经松开了怀抱。

“没事,开始正式面试吧。”荀城理了理西装,走到位子前,坐了下来。

一轮面试下来,荀城点点头,这次的几个都不错,吩咐了下次的复试的时间。

“你留下。”荀城指着杨妮。

“你是老师推荐的?”等人都走完了,荀城才开口问。

“是。”

“那先从最简单的做起吧,明天你实习一周总裁秘书。”

杨妮迟疑了一下,说:“好。”

“总裁,这不符合规矩吧……”助理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提醒,这不是走后门吗!难道总裁看上这个女人了?。

“不是还缺个行政秘书吗?”荀城合上文件,说。

“是,我去安排一下。”助理点点头,接过文件,便出去了,给总裁留下二人空间。

“还没吃午饭吧,一起?”荀城收拾起房间,装作不经意的问杨妮。

杨妮点点头,看到荀城正在收拾座椅,便过去帮忙。

“怎么没听老师提起过你?”荀城问。

“之前在学校读书,大二才认识老师。”杨妮低着头认真打扫卫生。

“你也是商大的学生?”荀城来了兴趣,又追问。

“是的,今年大三有实习,老师就推荐我来了。”

荀城一惊,杨妮竟然才大三?又撇了眼杨妮,原来是化妆的原因,有些显老,还有那熨的整整齐齐的正装,一股子老干部风。

“吃完饭,有没有活动?”

见杨妮摇摇头,荀城又说:“那我带你买几件衣服去。”

杨妮一愣,荀城急忙解释:“是工作装,穿体面点!”

杨妮急忙点点头,说:“明白了总裁,但……我没多余的零花钱。”

“刷我的卡,”荀城顿了一下,又继续说,“吃饭也是我请客。”

杨妮急忙点头道谢,心想,老师还说荀学长是个不好相处的人,人挺好的,不仅请下属吃饭,而且还帮下属买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