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羊

年下底线,美强最佳。―――――――――――――――――――――――女攻爱好。―――――――――――――――――――――――盾冬本命,不拆不逆。―――――――――――――――――――――――小天使总攻主食出胜(吃其他出左,雷其他爆右)。

《木木夕》第二章#女攻#

许婕走了约一个多时辰才到郊外,心想自己怎么不能幻想一个交通工具啊!真的是傻!

许婕望了眼开阔的荒地,开始幻想自己的院子。

这要是在现代可是许婕不敢想的,虽然许婕是银行员工,但对于首城那个寸土必争的地方,还只是付了一套房子的首付。

院子有一个大院,左右和后方各有一个小院。外围一出现许婕就惊叹不已,真的是太美了!许婕摸着正门口的柱子和石狮不禁有些想哭,身为现代人却痴迷古代的事物,虽然现代也有这些东西卖,但它们比奢侈品还有奢侈,钱权拉了一条黄线,把许婕这个普通人挡在了复古的起点。

推开门许婕便近似疯狂的开始天马行空,压抑的喜欢一下子爆发出来。院落里的月亮门,石板小道,刻有瑞兽的湖中亭子,周围树木下摆放有秋千……

许婕坐在石凳上,又幻想出了茶具,虽然她没有渴的感觉,但却知道自己渴了,微微休息了下,许婕感觉院楼里有些凄凉,大概是缺少了活物,等把宋明从玉烟坊里赎回来再寻几个仆人,还要买些动物大概就热闹了。

许婕看了看天色渐晚,吃了些食物后,感觉自己想要睡觉,便锁上了大门,走到主院的正房,把房间装饰成黄色为主,黑色为辅的卧房。

躺在深色红木的高床上,许婕放下了帘子闭上眼睛,眯了大约几秒,再睁开眼睛就是白天了,许婕知道现在约是早上八点,若是平时,自己早就上班迟到了。

――――――

“许姑娘!”老板眯着眼睛,隔着老远给许婕打招呼。

“老板,我是来找宋明。”许婕作揖算是回礼,又拿出了宋明送的扇子。

“这不巧,宋明外出买东西去了,约是要过些时间才回。”老板顿了会,又笑着说,“要不许姑娘听听其他乐师,老板请客。”

许婕心里突然不安,看了眼老板,老板的眼神飘忽不定。

“不用了,我去寻他,老板告诉我地址吧。”

老板不说话,只是望着许婕。

“老板不说,那我自己去寻了。”

许婕便拦了要去东市的牛车搭她一程,被老板一把抓住了手臂,许婕疑惑的望着她。

“许姑娘别急着走,要不……要不还是进玉烟坊听听曲吧,宋明在外面买东西很……很安全……”

许婕感觉手臂上的重量,面前的女人在颤抖。

“好……好吧,听老板安排……”

女人才点点头,带着许婕走到三楼的包间,急匆匆的跑开了。

许婕看到里面坐着一个男人,他正在一口一口的抿茶。

“你就是许婕?”

男人刚开口,许婕就被男人的嗓音吸引了,许婕点点头。

男人突然冲了过来,挟持住许婕,一把闪着寒光的剑抵在许婕的脖子上。

“皇上的玉佩,你是如何盗的!从实招来!”

许婕被勒住,感觉呼吸难受,便心想着让男人手脚发软。

男人立马应声瘫痪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看着许婕。

许婕急忙解开了自己的腰带,把勒住脖子的外衣解开找回呼吸,抬起头来时发现原本隐藏在四周的影卫都冲了出来,拿着刀对着许婕,但谁也不敢靠近。

许婕没有当众脱衣解带的习惯,急忙把外衣穿起,把腰带扎了回去。

“你们是何人?”许婕问,但没人应答。

许婕捡起男人的剑,用剑指着地上的男人又问了一遍:“你身体瘫痪了,可嘴没瘫痪,快说,可以饶你一命。”

男人咬咬牙,说:“我是鬼信。”

许婕皱着眉头:“谁?”

“你要说你是干什么的,就是你是皇上什么人?不然我听不懂。”许婕微微放松了些,说。

男人似乎没受过这样的屈辱,瞪着许婕:“鬼信!我可是当朝大将军!天下无人不识,无人不晓!”

许婕看了眼男人,大概和宋明差不多大吧,只是身材更加健壮,皮肤也更黑。

见许婕不说话,抬头一看许婕正用省视的眼光打量自己就心中升起了无名火。

“你也别这样看着我,我警告你别找我的麻烦,就算是皇帝也管不了我,我是你惹不起的人。”许婕很平淡的陈述,又想了想说,“也别想找我身边人的麻烦,不然有你受的。”

许婕把剑丢在地上,推开房门,临走前看了眼鬼信,说:“等我一离开你就会恢复正常,你也不用担心,还是好好感谢我的不杀之恩吧。”

影卫急忙冲了过来扶起男人。

“鬼将军,你没事吧。”

鬼信活动了筋骨,说:“死不了,那个宋明抓住了吧?”

“是的,已经派了人手去东市的顾家琴行。”

鬼信点点头,心想我还治不了你个小丫头片子!

“去查一下那个丫头,也别遗漏了江湖上的一些传闻,看她手段也不是什么武林正道。”

“是!”

――――――

“宋公子,这个可是前朝诗人袁居的遗琴,不能少于一两黄金。”

宋明摸了摸怀里的黄金,有些不舍得,转身要走,被店老板喊住了。

“如果宋公子嫌贵,要不送些物件给公子,如果公子有意,跟着我到后房去看看?”

宋明点点头,店老板突然提高了声音,对一旁的男孩喊道:“儿子,你来看店!”

男孩一脸无辜的看着店老板,迷惑的看着他。

后房的黑衣人听了店老板的声音立马警觉起来。

宋明也没多想,跟着老板走了进去,只感觉后脑勺一重晕了过去。

#出胜的成年正剧#久违的第二章

#哭包久预警#

#内含哭包久和哄哭包久的爆豪#

#小久跟着爆豪学会了污污地开车,爆豪也不管管,还笑得很开心#

――――――

“我进来了。”

绿谷听到声音就立马闭上眼睛,翻了个身背对着胜己,面向窗户:“恩。”

窗外的蝉鸣化为虚有,只听到后背传来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和木板床的咯吱声。

“我去把空调打开――”绿谷慌乱地从床上爬起来,拿起书桌上的空调遥控器。

绿谷见胜己没说话,又慢慢回到床上。

“我们有多久没这样说话了?”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挺直结实的背,问。

“咳――应该很久了吧,从国中开始,小胜就很少找我主动说话了――”绿谷出久转过头了,就看到爆豪胜己的脸,夜光透过窗户打在他的脸上,在黑夜中的眼睛也依旧明亮,绿谷出久不好意思,急忙又转了回去。

爆豪胜己的手摸了过来,搂住绿谷的腰,柔声说:“那以后我们两个人多说说话,把以前的都补回来好不好,出久?”

绿谷出久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小胜搭在自己腰上的手似乎把小胜火热的体温也传递了过来,还有越来越急促的呼吸。

“小……小胜……你是不是中了什么个性?我有些害怕……”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问。

“你怕我?”爆豪胜己支起身,把脸贴近绿谷,“你不是天天像跟屁虫一样都跟在我身后吗!”

绿谷急忙解释:“那……那是小时候的事了!”

“哈?那你来涂嘉市也不是因为我了?”

“我听说这里的犯罪率最高……而且探长也在这里办公……我完全没想到会碰到小胜……”

爆豪胜己脸上一黑,推了绿谷一把:“妈的!我去睡沙发!”

绿谷赌气地点点头,等卧室的门一关上,绿谷懊恼地拍了自己的脸一下,自己怎么就不能好好说话!又惹小胜生气了……

绿谷从床上爬起来,冲出房门拉住爆豪:“对不起!”

爆豪心里不痛快,回头一看绿谷,这家伙竟然哭了!

“喂喂!怎么又哭了!”爆豪急忙脱了T恤,给绿谷擦眼泪,哄着他,“我不生气了。”

绿谷一边哭一边说:“那你国中的时候还对我态度很差!”

爆豪咬住嘴唇,把T恤按在绿谷的脸上:“多少年前的事了!后来我们不是和解了吗……”

“那你毕业之前还和我分手!小胜明明知道我会一直跟着你,还用异地恋为借口……”

爆豪看绿谷又要泪腺爆炸,急忙亲了他一口:“哎!以后不会了,走!我们到床上去腻歪腻歪。”

“小胜,你怎么这样啊!”绿谷才慢慢平静下来,脸上通红,又扯下了脸上的T恤说,“那你以后不能对我发脾气,对别人也不行!”

“废久!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啊!”爆豪不赖烦地拍了一下绿谷的肩膀,“发脾气你也要管!”

绿谷坚定地点点头:“不仅如此!你的一日三餐也要饮食规律,不能再吃那么多辣!”

“我吃辣,你也要管!”爆豪双手抱胸,把胸肌挺了起来,“看来你是不想再想吃‘奶’了!”

绿谷脸上通红,急忙解释:“明明是为你好,每次你……那个后都会很痛……”

“妈的!是你的屌太大了!你他妈还不是天天哭哭!看着都烦!”爆豪把T恤抢了回来,凶恶的看着绿谷,“那我以后也不准你哭!”

“我哪有天天哭!但小胜这几天都在发脾气!和同事联谊也不参加!也不和我说话……说话没几句就会被骂……”说着说着,绿谷又忍不住地要哭出来。

“行行!出久,是我不好!”爆豪急忙抱住绿谷,真的是……跟个小孩子一样的……虽然自己也有错……“那我跟你道歉。”

“不行!”绿谷摸了一把眼泪,急忙说,“小胜要到床上向我道歉!”

爆豪噗呲一下笑出了声,眯着眼亲了绿谷的嘴唇。

最近心好累啊,去搜了叶韩的tag,结果出现了叶韩、韩叶无差的,无差就无差,结果那漫画还是韩叶的漫画(带韩X入叶的情节),当时心里跟吃了屎一样的委屈,好想哭阿(┯_┯),无差党能不能友善点,体谅一下我这种极度cp洁癖的人。

《木木夕》第一章#女攻#

――――――

许婕睁开眼就看到了繁茂的集市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那些人都穿着古代的衣服。许婕低头一看,自己竟然穿着粗布衣服……

“我想要一件紫色的裙子!”许婕心里想着,身上立马换上了一套紫色的裙子,许婕再仔细幻想了一下细节,身上就出现了一条白色的腰带和鞋子,挽起长发的发带也变成了紫色。

自己这不是在做梦吧……

许婕狠掐了自己一下,发现根本没有痛感,自己真的是在做梦啊……

那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了!

“我要当皇帝!”许婕闭上眼睛双手合十作祈祷状,慢慢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还在集市上,许婕失落地想梦境还是有局限啊……

“那给个皇帝贴身的东西也行!”许婕只感觉腰上一重,竟然多出了一个圆形的龙纹玉佩,这就很酷了,许婕端详了一番很是喜欢。

许婕刚走进集市,四周就有人投来了鲜花,许婕急忙挡住,再单手一抓,出现了一个小的铜镜,卧槽!梦里的脸还自带妆容啊!

许婕摸了下眼睛周围,却发现大地色系的眼影擦不掉,脸上白里透红,自带口红腮红,很强!

许婕只是现实生活中肤色偏黑,其实五官都挺好看的,后来学会了化妆后颜值就直线上升,不过这也让许多男生“只可远观不可亵玩”,所以步入社会六年了还是单身狗一只。

许婕也有过主动出击,只是一听到许婕不想生孩子就劝退了。

其实许婕不但不想生孩子连性关系都不想发生,对于男性的生殖器进入自己身体感到十分抗拒,如果遇到了自己喜欢的或许可以强忍着恶心发生关系,但是如果到了28岁还是单身就找一个阳痿的单亲爸爸凑合过日子吧。

许婕回过神来,发现四周的人越来越多了,许婕被他们看得有些喘不过气,几朵花丢了过来,甚至还有人丢苹果来砸许婕。

我知道我长得美,但也不用这么热情吧!

许婕接住一个大苹果,咬了下去,却什么滋味也没有,自然梦里没有味觉,但知道这苹果很甜很脆。

许婕看人越来越多,急忙跑到了旁边的店铺,发现竟然是类似妓院的地方,只是里面的姑娘都穿着得体,陪着客人喝喝茶弹弹琴。

看许婕进了门,就有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过来招待她,看了眼许婕腰上的玉佩眼睛立马精明起来,是个有钱家小姐!

“姑娘,喝茶还是听曲?”妇人笑着说,眼神里的风韵依旧迷人。

“两者有什么区别呢?”

“喝茶是在大厅里,姑娘不能点曲,只能由着乐师弹,但听曲的话――”妇人故意停顿了一下,“不但姑娘可以选择乐师,本店还会送上乐师喜欢的茶点。”

“啊――听曲!听曲!”许婕很喜欢这个妇人,态度也轻柔了,塞给妇人一两银子,“还望老板安排个年长的男琴师。”

妇人接过银子,笑着说:“自然!自然!”又招过来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甜脆脆的声音说:“客人,请随菊儿来。”

许婕跟着菊儿走,到了三楼的一个包间,里面是大多数物件都是金黄色,很淡雅又很简奢。

左边有个屏风,右边有个卧榻,地上有两个坐席。

“客人请入座,菊儿去准备琴师喜爱的茶点,一会就送过来。”菊儿走前还点上了熏香,是很淡的茉莉花香。

许婕点点头,便坐到地席上。屏风后面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乐师是从小门进的,正门只能客人和伺候的人进出。

许婕隔着屏风无法看清楚琴师的脸,就看到琴师自己一个人在调琴试音,端坐着,扶了一下琴。

“咳――客人想听什么曲?”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

“熟练的就行。”

这时候菊儿也进来了,端着一盘红枣糕和桂花糕,还有一壶绿茶,许婕坐的地席,菊儿就跪在一旁伺候。

许婕喜欢吃红枣但不爱吃红枣制品,说:“这盘给琴师送去。”

“好的。”菊儿起了身,端起红枣糕走到屏风后,男人点点表达谢意,手也没停下弹琴。

一曲完毕,许婕心里也没起多大波澜,又问:“琴师有创曲吗?”

男人顿了一下,激动的回答:“在下有一直创作曲目。”

“那就弹琴师最近创作的吧。”

其实许婕很喜欢古风曲,但每次节假日去剧院,现代原创古曲从来没遇过,流传的那几首老曲子也很少有排场,大多数都是欧洲那边的古典音乐。

许婕听琴师抚琴一下,立马就被琴师抓住了心,这和第一首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琴技!

许婕只感觉四周的物质全被抽走,大脑也放空了,只留下了一片洁白的空间。

这……这么厉害的曲子,许婕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弹完了,许婕才回过神来,急忙喝口茶压压惊,才发现只有一个杯子。

“怎么就一个杯子。”

“回姑娘,因为前些时候有琴师冲客人泼茶,所以现在都只配客人的茶杯。”

许婕微微点了头,想不到自己的梦还有故事背景。

屏风里的男人咳了一声,问:“不知客人对这曲子有何看法……”

许婕其实不是很愿意说,感觉自己像在装逼一样。

“这首曲子应该想要表达作者对于纷扰复杂社会的反感,和对自由生活的向往吧……不过这鸟就算飞出笼子,也难以落脚,不是没有只是不愿意得过且过。”

男人似乎被说中了心事,抬头看着许婕。

虽然隔着屏风,许婕都能感受到男人火热的目光,便说:“似乎琴师有事相求?”

男人急忙起了身,跑出屏风跪了下来:“恳求姑娘救我徒弟一命。”

许婕被男人的动作吓了一跳,看向旁边的菊儿,菊儿也正用炙热的眼神看着自己,我的天!骑虎难下了!

“你接着说。”许婕扶住额头说。

“刚刚菊儿所说便是这事,若是平日里赔礼道歉也就完事了,但那贾员外不放过我们,还逼迫我那年轻的徒弟做他的伶人。”男人说的激动,手重重的压了下地板。

“怎么找上我了?”许婕有些疑惑。

“在下托老板帮忙,老板也不想失了徒弟,便向那些有钱有权的客人推荐我,希望能找到这么一个人能救我们于水深火热之中。”

“望姑娘搭救!”一旁的菊儿也磕了头。

许婕面上难堪,点点头取下腰上的玉佩递给一旁的菊儿,说:“这是皇上赠予我的玉佩,你们试试吧。”

菊儿吃惊的看着许婕,回过神来接过了玉佩,就出了门,留了琴师和许婕两人面面相觑。

许婕先打破了尴尬,端着桂花糕和绿茶起身坐到一旁的卧榻上,说:“你也别跪着,上榻和我说说话。”

男人点点头,急忙起身坐在卧榻的另一半。

“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宋明。”

许婕仔细端详着宋明,长的还行,只是眼角有细微的皱纹,皮肤还算白,身材看起来也挺结实的。

宋明被许婕看的不好意思,挺直了腰。

“我救了你徒弟,你打算怎么谢我?”

宋明懵住了,又跪了下来:“姑娘和皇上亲近,不是皇亲国戚也定是什么风云人物,宋明高攀不起,如果姑娘愿意,宋明愿意自赎……给姑娘做伶人,供姑娘烦闷时取乐。”

许婕一下子呛了口茶,这只是她的一个梦而已,她不太愿意投入感情进去,不然第二天上班就会一直回想这个梦。

“不用了,我看这里挺好的。”许婕抬腿卧在床上,看了眼宋明,留了一两黄金在桌子上,“我听你那琴的声音有些脆,换把好琴,下次来还点你。”

“谢过姑娘。”宋明失落的拿起了黄金,便又退到屏风后面,开始抚琴,弹起来轻柔的曲子。

许婕慢慢闭上了眼睛,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还在包间里。

许婕急忙起了身,推开屏风,就看到正在弹琴的宋明一脸疑惑的表情看着自己。

许婕急忙心慌地后退了几步,她害怕自己会一睡不醒,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抱歉,我失态了。”许婕心里发慌,坐回卧榻上。

门外的敲门声又响了,许婕才回过神来:“进来……进来吧。”

就看到老板一脸媚笑地走了过来,菊儿跟在她身后,老板双手捧着玉佩还给许婕,说:“在下替宋明师徒二人谢过姑娘搭救。”

许婕点点头接过了玉佩,又给了老板十两白银作为费用,被老板拒绝了。

“姑娘帮了玉烟坊这么大的忙,怎么还好意思收姑娘的钱,”老板眼咕噜一转,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姑娘姓甚名谁?”

许婕正想回绝老板,又觉得自己不能轻易看待这个梦,就告诉了老板:“许婕,婕就是婕妤的婕。”

宋明眼神颤动,婕妤?那是皇帝的妃嫔!自然看不起我这乡里的伶人。

不过哪有妃嫔可以独自出宫,宋明瞄了眼许婕手里的龙纹玉佩,说不定皇上极其宠爱她,连贴身的玉佩都赠予了她。

许婕从玉烟坊里出来,菊儿从后面跟了上来,把一把扇子塞进许婕怀里,脸上通红:“姑娘……这是宋公子送你的,说如果下次来可以凭扇子直接点他。”

许婕朝楼上望,就看到三楼的窗户晃了一下,许婕竟然不自觉地嘴角上扬。

许婕给菊儿一两银子,小姑娘欢天喜地地跑了回去。

许婕摸了摸手里扇子叹了口气,看来现实生活中的自己一时半伙是醒不来了,那就在梦里过上一段时间吧。

――――――

公羊:感觉最近很无缘故的乏力,要是今晚有个美梦就好了。

《造因结果》番外篇(内含常文黑历史)

#温柔攻X奶萌受#

#表演系X体教系#

#演员攻X金主受#(隐性属性)

――番外的番外――

有一次邱燕面膜用完了要黄海去买,黄海问:“为什么要我去?”

邱燕露出青紫的腰(黄海用腿夹的)和满是抓痕的背(黄海用手抓的)。

“好吧。”黄海脸上一红。

……

邱燕问:“你怎么买了这款的……”

“因为最贵!”

邱燕洗完脸敷面膜,被卢鸣嘲笑。

“哈哈,邱燕你的脸好小啊,面膜都敷到后脑勺了!”

常文拿起盒子一看,竟然是加大号男款。

黄海不好意思地摸摸头,搂住卢鸣小声说:“我记得谷彤有给你送面膜啊,给小燕子使使。”

卢鸣拿出面膜,一脸神气的说:“那不行!谷彤送我的我要亲自用完。”

说完就拆了一包,敷在脸上,但往下走就敷不了眼睛,往上走就挡住了嘴巴,整张脸都狰狞起来了。

这下子所有人都笑了。

“哈哈,卢鸣的脸太大,太搞笑了。”

卢鸣急忙说:“这……这是女生用的,自然小些!”

后来卢鸣还是坚持用完了整盒,而黄海则帮邱燕重新买了十套新的面膜套装。

“黄海……这用不完会过期……”邱燕有些犹豫。

“不要紧,这是情侣套装,可以两个人一起用!”黄海眨眨眼睛,对着邱燕说:“亲爱的,我不会用,你能帮我吗?”

邱燕摸了下鼻子,就看到手上一抹鲜红,糟了……流鼻血了……邱燕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不行啊……我还要帮黄海敷面膜……

――完――

 《真·

《1937的秘密爱情》补档

很久之前写的小短篇,但是被屏蔽了,补一下档~

《1937年的秘密爱情 

  • 乱世中的坚守。

公羊:感觉石墨用起来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造因结果》国庆已完结

100粉的求梗文终于出来了!大约有四章,写完后就更《断明》,我催更我自己,最为致命!

#前期:直男攻X恶狼受 #
#后期:女王攻X忠犬受 #

大学生攻X系主任受 @来自水星的少女 

同时除了主cp(年下)还有另外一对副cp(美强)哦。👍

公羊:发了好几次都被屏蔽了,其实第一章什么肉也没写大部分是剧情,只是有点肉沫而已啊……第二章才比较肉,不过第三章应该是剧情偏多。

只能走链接了

因篇·上(09-21)

因篇·下(09-23)《补发》(10-01)

果篇·上(09-26)

果篇·下(10-01)《》(10-02)

《1937》那篇军旅文被屏蔽了,找时间再补吧……
下篇不知道写脑洞短篇还是更长篇,有没有小可爱给梗啊?

突然翻到以前在黑板上画的盾冬
哈哈哈,好可爱。